• |
  • 極速報價
  • |
  • 會員
  • 產品服務 / 串流版
  • 設定

22/01/2020

交通燈的感悟

  • 加入最愛專欄
  • 收藏文章
  • 屈穎妍

    屈穎妍

    傳媒人,現為香港電台第一台親子節目主持,《頭條日報》、《亞洲週刊》、《微博?零傳媒獨家觀察》專欄作家。

    暢所欲妍

?

  好多年前,一位我非常敬佩的老師跟我說了這段話……

 

  日本人在紅綠燈前都會很守規矩地等綠燈,即使馬路上沒車、對面沒警察、時間很趕急,他們都會傻瓜一樣在路肩排成一排,等交通燈轉綠,因為他們尊重法律,法律不是有執法者站在旁邊監視才守的,在日本人眼中,那支燈,就是法律。

 

  然而,教我這個道理的老師,今天卻成了站在砸交通燈、砸店堵路、縱火襲警的年輕人身後的支持者。

 

  我不知道老師還會不會向學生說這故事?還是老師早已忘了這故事?但老師當年的「那支燈,就是法律」七個字,學生牢牢記了幾十年。

 

  近日在微博又看到一個交通燈的教誨……

 

  為甚麼要設置交通燈?就是要限制部分交通自由,實現行人和司機在交通上的最大限度自由。如果沒有交通燈,看上去每個人都很自由,但拼合起來就一點都不自由了,甚至連安全都沒保障。所以,有限制的自由,是為了讓大家更自由。

 

  今日香港黑暴追求的自由,就像一支被砸碎的交通燈,你自由了,但整個社會都沒自由了。

 

  自由二字,從來都是相對的,如果你得了武漢肺炎,你就會失去行動自由,醫院會把你隔離,老闆會不讓你上班,大廈甚至因你而封鎖……限制你的自由,是為了保障更多人的自由。

 

  同理,如果你思想得了瘟疫,限制你的自由,阻止思想瘟疫蔓延傳播,也是必須的。所以,生了仇國仇警惡念的教師、滿腦子違法達義的學者,不應再跟他們說甚麼學術自由、思想自由、教學自由,應該立即把他們趕離教育場,別讓他們再有機會接觸孩子,因為一個教師教壞一百個學生,一百個教師就會教壞一萬個學生,教育的禍害,影響可是幾何級數的,如同瘟疫。

 

  日前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在《人民日報》發表了一篇解讀習主席澳門講話的文章,題為「推動香港『一國兩制』事業行穩致遠」,裏面提醒香港教育治理者要「不斷完善『一國兩制』條件下香港教育治理制度系統,增強青少年的國家意識和民族認同」,說的,也就是這道理。當我們不斷高呼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是普世價值時,別忘了,在這些價值之上,有一個國家民族給我們庇蔭著。

 

  沒有國家,還談甚麼法律?你以為一個沒國籍的人會很自由?找一齣叫《機場客運站》(The Terminal)的電影看看吧,那是真人真事改編的悲慘故事,湯漢斯飾演的男主角在旅途中因為國家被武裝推翻了,護照即時失效,滯留在轉機的紐約甘迺迪機場。拿著失效護照進不了美國境,又回不了家,結果這個無國籍的人,在機場客運站足足行乞流落了九個多月。

 

  原來,所有普世價值,都要有一個國家庇蔭,才能實現。

 

 

 《經濟通》所刊的署名及/或不署名文章,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,並不代表《經濟通》立場,《經濟通》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。

etnet財經?生活App   財智?健康?品味生活     【立即下載】  iOS版 / Android版
我要回應

打麻将手气好的秘方:更多暢所欲妍文章

  • 生活副刊
  • DIVA
  • 健康好人生